阅读新闻

语不惊死人不休是什么意思

发布日期:2019-08-12 10:15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做得诗不让人感到惊叹,到死也不会放弃。主要是古人对诗歌创作的创新的不懈追求。

  古代人写诗,千锤百炼,反复推敲,“语不惊人死不休”,织出一些千古名句。贾岛的“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刻画了诗人的艰辛。不仅诗人,古代的作家亦是含辛茹苦,在自己的一方田园上寂寞耕耘,忍受心理和生理的煎熬。曹雪芹一生倾注在红楼上,尚且留有遗憾,方才鼓捣出半部著作。

  “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语道破古代文人对于写作的态度。他们追求一种高境界,为写出美文佳作,呕心沥血,反复锤炼。黄卷青灯,皓首穷经,一生心力凝聚成血书,传于后世,而其名也得以被后世铭记,流方千古。古人成名之不易,其所经历的辛苦与煎熬,并非人人可以坦然承受。

  今天的社会,物质泛化,人们的生活内容丰富多彩,读书的人愈来愈少,更没有几个人愿意做那个“寻章摘句老雕虫”。在这个泛娱乐化和物质盛行的年代,人们愈趋浅薄浮躁。古之人文采盎然,尚且懂得韬光养晦,而今之人肚子里没有几滴墨水,却硬是要卖弄文雅,炫耀风骚,誓要“语不惊人死不休”,彰显自己的存在。高朋满座之时,推杯换盏之间,时而冒出惊人之句,或引经据典,或生搬硬套,标榜自己的文化内涵和与众不同,以哗众取宠,引人耳目。

  过去“语不惊人死不休”仅限于文人的写作精神,而现在,无论是民间,还是官场,这种变了味道的“语不惊人死不休”之风愈演愈烈,甚至波及到今天的中国文化界和学术家。古代中国“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为文传统,成就了一些大诗人大作家,而今天的中国,世风江河日下,一些所谓的学者和文人已经不屑于学术或创作的精耕细作,但是依然继承了“语不惊人死不休”传统——不过是此“语不惊人死不休”,而非彼“语不惊人死不休”。他们喜欢标新立异,颠覆历史,解构传统,以奇言异语,满足普通大众的猎奇心理,从而让自己声名鹊起,赚个盘满钵盈。

  近日,“明星学者”纪连海在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文化中国》节目中认为,大禹因为与瑶姬发生“婚外情”,乐不思蜀,故而“三过家门不入”。此语一出,舆论哗然。六合直播开码有人抨击纪连海“无实事求是之意,有哗众取宠之心”。纪连海头戴“明星学者”光环,像明星一样四处“走穴”,赶名利场,电视上侃侃而谈,讲坛上口沫纷飞。据悉,纪连海的演讲出场费用为每场八千元,身价可谓不菲。

  纪连海绝非孤家寡人一个,他的同道中人比比皆是。由此上溯,王立群在《百家讲坛》声称司马相如劫财劫色、涉嫌包二奶;文学博士檀作文著书阐述“李白是大唐第一古惑仔”;孔庆东称孔子闯江湖靠的是一身好武艺。此外,还有许多惊天动地之言,如孔子是“郁郁不得志的丧家狗”,诸葛亮是“中国最虚伪的男人”,等等诸如此类。

  每一次哪一位学者口出此类“惊人之语”,舆论总会沸沸扬扬,这正中其下怀,达到声名远扬的目的。一些学者文人见其渔利颇丰,于是也不甘寂寞,纷纷效仿,信口雌黄,以奇言异语制作的炸弹,投放到舆论场。这正是今天的学术界和文艺界喧嚣杂乱的原因。

  如果学者和文人乐此不疲,热衷于此类“语不惊人死不休”,那是学术界文艺界的一大悲哀。这些所谓的学者文人不走正道,不潜心研究学问,不致力创作,而是企图以“惊人之言”获取知名度,实在有违学术之精神。曾有人发出警世之言曰:“中国的深层悲剧是富人无远见,知识分子无良知!”如果中国的知识精英不能以此为戒进行自省,不但失去大众的尊重,还将会成为社会的祸害。

  人有成名之心无可厚非,但须“直中取”,不可“曲中求”。靠沽名钓誉建立的声望,终究是昙花一现,经受不住时间的大浪淘沙,最终销声匿迹。真正的文人学者,需要承受住十年冷板凳之苦,潜心于研究创作,为人类提供宝贵的文化财富。

  总之,“语不惊人死不休”,应成为学者文人的一种敬业精神,而不应该成为一种获名取利的手段。

  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意思就是如果自己写的文章不能引起别人的惊奇或者注目,即使死了都不能善罢甘休!表达的是一种强烈激进的进取精神!